资讯中心 企业动态

企业动态

高峰对话|变局中的破局,中医药复兴之路高峰对话实录

2017-12-13 12:20:29

编者按

新时代,“健康中国”的顶层设计和政策支持,为中医药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中医药行业迎来了真正的春天。

变局,是趋势,破局,在行动!11月17日,由中国国际中医药大健康博览会承办的“破局中的变局—中医药的复兴之路”高峰对话,邀请了来自政府、医院、社会资本、药材种植和国医馆五大领域的专家,在广东科学馆展开了一场智慧激荡的对话,他们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中医药传承和发展的核心角色和支持力量。


微信图片_20171213202946.jpg

黄惠勇  湖南省卫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兼中医药管理局局长

龚虹嘉  著名天使投资人、嘉道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投资研究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

吕玉波  广东省中医院名誉院长、广东省中医药学会会长

于家伊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副会长、中国优质农产品开发服务协会健康土壤分会秘书长、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

    正安中医创始人、前凤凰卫视名嘴、本次对话主持人

微信图片_20171213202953.jpg

这注定是一场不平凡的对话。用梁冬的话说:这是近十年来,我参加过的最深刻的一次中医药研讨会。

 

以下是本次对话的精华实录:


梁冬 正安中医创始人,前凤凰卫视名嘴、本次对话主持人

 感谢各位中医药领域的大咖,今天来到我们的高峰对话现场。首先想感谢吕院长,吕院长是我进入中医行业的恩人,今天再见吕院长,非常高兴,感觉比那时候更年轻,更精神了。


吕玉波 广东省中医院名誉院长、广东省中医药学会会长

谢 谢!希望真是如你所说。


梁冬 正安中医创始人,前凤凰卫视名嘴、本次对话主持人

今天,我已离开电视台,做了正安中医的创始人,作为业界的执业者,希望跟在座的领导专家,探讨一些大家关心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想请教吕院长(如果我问的比较尖锐,请您用您的智慧跟我们分享)。现在资本突然涌入这个市场,很多民间中医馆,都在广东省中医院“挖人”,您已经是名誉院长,可以退半步来看这个事情。又挖人,又提供创业条件,帮他们迅速的产业化,作为医院的大当家,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


【医院观点】

“政府在积极推动医生多点执业,人才是核心,只有实现医生价值最大化,才能形成患者、医生、医院和全社会的多赢局面”


吕玉波 广东省中医院名誉院长、广东省中医药学会会长

随着医改的深入,医院确实存在着您刚才说的状况。社会资本想进入医疗行业,实际上最缺的,就是人才,所以“挖人”是必然的。关于这个问题,作为院长领导,应该有这么一个心态:为什么国家、政府会对推动这个事呢?就是因为广大老百姓对健康的需求要求越来越高,而我们有名的医生,或者说是老百姓欢迎的医生,相对比较少,这时矛盾就出现了,所以国家推动和鼓励多点执业,在这种情况下,首先,社会资本在拉,政府在推动,医生个人也很积极,这三股力量在,这是趋势,医院不应逆潮流而动。

所以我们广东省中医院一早就制定了政策,有组织有计划的安排医生去多点执业。但也是有要求的,就是他必须是做好医院的本职工作。多点执业的落实,还是医院去跟投资商谈,落实一系列对接工作。这样的话,医生既代表医院去,又能实现他个人的价值。因为公立医院受到很多限制,比如说价格限制,比如不允许有那么高的挂号费,为病人提供服务。他的价格跟价值有时候是背离的。而在资本下,他可以按照市场规律,去体现他的价值。 这样,既充分发挥了医务人员的专业价值,也满足了社会的需求,同时也满足了投资人的需求,此外医院也可以向投资者收取一定的管理费,提高医院的资金周转能力。


梁冬 正安中医创始人,前凤凰卫视名嘴、本次对话主持人

对,这个事情,您说的三股力量,对医院也提出了管理难题。中医行业有句话叫“仁者无敌”,真正的仁者,不会把别人视为对手,是作为一个转换力量的集中源,主动变革,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前,发于未萌。

第二个问题我想问龚虹嘉。龚总很出名,您投资的一些项目是宇宙级的回报,海康威视这两天又疯长了,但这不重要,每个投资人都有他的核心之处。我好奇的是,作为一个带着资本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您是否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医药行业、健康行业、包括教育行业,资本的进入,和进入其它的行业有什么不一样?据我发现,资本过多的进入这些行业,会让这个行业变形。比如,资本对医院作过多要求,你每年必须有多少回报,那么医院就把成本转到患者身上,转到医生身上,最终让社会承担这个成本。我想问您作为一个投资人,怎么思考这个问题?(对不起,今天我问的都是直接问业内的焦点的,甚至有点敏感的问题)


【投资方观点】

“投资医药行业,有特殊性。但资本和技术,可大大缩短中医药诊治的经验年龄,实现人才成长,事实上获益的是整个社会。”


龚虹嘉 著名天使投资人、嘉道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投资研究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

这个问题问的很好。昨天下午我们在投融资论坛上,也讲到技术、资本和人才的饱和集中,会给这个行业带来非常大的改变。但确实像梁冬问的问题,我作为一个投资人,面对这个行业的时候,会思考它跟IT互联网有什么不一样。


龚虹嘉 著名天使投资人、嘉道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投资研究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

首先不一样,是它的服务对象,跟人的健康和生命密切相关,尤其当中国这个人口比较多,社会资源配置不均衡,很多人处在没有很好的社会保障的情况下,你是为少数人提供好的更加高质量、高价格的服务,还是为更多人提供同样好的但甚至价格更有竞争力,甚至比公立医院更有竞争力的服务。

对于梁冬他们直接面对个人消费者的这个环节,一是要争夺人才资源,二是要包装出更多服务项目和公信力,资本一直在努力寻找适合发挥的角度和切入点。因为公立医院他天然就已经具备了公信力,怎么让资本投的这些非公立的、民营的,类似于正安中医,找到一些不是很有名的、身怀绝技的人才,能够被别人认可,被消费者认可,这跟我们投IT是非常相像的。


 龚虹嘉 著名天使投资人、嘉道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投资研究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

你看到我在IT行业投出了一些令业内非常震撼的公司,但是他们在和我合作的时候,是不为人知的非常普通的公司。你看年轻人在IT拿钱非常容易,但医疗这个行业呢,年轻人不容易拿到钱。大家都在追捧明星,名老中医,这就导致公立医院缺人才。到了今天,我们可以用人工智能、大数据、基因分析,来解决很多问题,比如诊治,比如药方配制,甚至是中药材种植,我们可以根据大数据、深度学习系统些来做,这样就可以降低对每一个诊断者的经验要求。比如,你以前没有十几年的经验,你是看不了这种病的,那么今天你可能只是一个刚毕业的,用IBM的Waston,一样可以接近甚至达到有十几二十年影像专家的水平,所以我感觉这个行业,——生命科技、中医药、医疗相关的行业,越来越像我们过去所做的IT行业。


梁冬 正安中医创始人,前凤凰卫视名嘴、本次对话主持人

我有一个感觉,我感觉中医药行业跟世界上的所有行业都面临着差不多的演进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什么呢,就是大概十年前我离开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医药行业,以为这是一块净土,这是最后的堡垒,很难来自科技大规模的碾压,现在发现,这个情况可能有所改变。以前认为,下国际象棋可以,下围棋是不行的,又发现,下围棋可以。以前认为西医可以智能化,但中医比较难,现在发现也没有想象那么难。

这直接带来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可能是,当更多的钱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它的价格反而会降低。你看大量的资本进入了手机制造行业的时候,手机的成本是下降的,但是农产品有它自身的特点,但农产品也有可能通过一些生物技术的改良,令它在品质不下降的情况下,产能还可以保证。据我所知,现在有一些行业在做这个努力,比如说嘉博文,于家伊老师,正在做的事情,你们现在做的事情,正在努力朝这方向,用更低的成本,做出更好的药。是吗?


【药材种植方观点】

“社会对药材质量的关注点不断下沉,沉到了产业链最上游的土地。我们用养人的思维来养土地。安全土壤才有健康人生”

于家伊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副会长、中国优质农产品开发服务协会健康土壤分会秘书长、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

谢谢主持人!当大家关注中医药,关注大健康行业的时候,越来越多人往下沉,沉到前沿,沉到中中药材的品质上。所有人都知道,中药来源于本草,来源于原产地野生,当人们对药材有更多的需求的时候,又由于现在很多所谓的农业技术,化肥农药这么多年大量的投放,导致很多药材它本身的道地性和土壤的元素,土壤现在经过农药化肥的侵蚀(还有一些没有开发的土地),怎么样保护性开发?都关注到一点,现在我们生物技术,保护性开发对它的还原,包括我们怎么通过一个整体的技术体系,能使它跟我们现代科学,对标准化的要求,安全标准,有效标准能够对接上来,这个听起来挺抽象的,但回头来看,这是一个土壤安全问题。

于家伊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副会长、中国优质农产品开发服务协会健康土壤分会秘书长、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

 去年联合国一个口号是安全健康土壤带来健康生活”。很多人在大健康产业做药食、做保健、做产品、做企业,做产业发展,但是他的入口端就是吃的,我们是不是安全,我们是不是不仅把产品吃进去了,还有一些矿物质,还有一些元素都吃进去了。而这些东西我们叫次生代谢。初生代谢是产品的,对于中药、食品来说,次生代谢就是它的有效性,它的营养。对于药品来说,更多的是它的有效性。回过头来说,万物归土,土生万物。当我们人类没有一个健康土壤的时候,所有我们所需要的矿物质、微量元素,一些类抗生素的物质的东西,可能都会失去。

我们现在通过很多农业技术,使我们温饱解决了,我们吃的是够了,不像过去短缺。其实我们现在面临着隐性饥饿,这种隐性饥饿就是说,我们很多作为本身的营养在流失。有文章说,三十年前新疆某地的西红柿,它的铁离子的含量,是我们现在西红柿的1000多倍。所以针对中医药来说,我首先认为,中医药的品质,首先来源于产地,产地就来源于土壤安全,健康土壤的构建,这跟过去生产一个作物,让它有产量,让它卖相好,是两个概念。我们一定要关注土壤的生态系统建设。所以在土壤中,大家都看不见,但它跟我们很近,里头是用一些微生物,能够到多少?健康的土壤微生物含量能够达到10的9次方。什么意思?就是一克土壤微生物量比人类数量还多。土壤修复,它不是靠我们传统的增产技术,而是用一种整体的、辩证、配伍的思想,把所有的有机物整合再利用,这就是生物技术的作用和魅力,也是我们中医的思想。用养人的思想去养地,而不是掠夺土地,我们要去呵护每一片土地,在健康土地上种出健康药材,健康的食品。


梁冬 正安中医创始人,前凤凰卫视名嘴、本次对话主持人

这个听起来确实让人激动。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长期以来大家对药品价格非常敏感,你们现在把上游的成本增加,这个成本必然会转嫁到货品的售价里面去,对此你们怎么看?

于家伊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副会长、中国优质农产品开发服务协会健康土壤分会秘书长、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

您问的这个问题非常好。有很多人认为有机农产品是很贵的东西。这里头有两个需要说明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他用化肥的思想去看有机肥,实际上我们对有机肥里面的重金属、抗生素含量有一个标准化的严格把控。还有就是有机肥的配伍,这就是一个规范,规范出来以后,再根据作物、根据产地再进行一个个性化的配伍。这才叫真正的标准化的有机肥。这个过程会不会比化肥贵?这是肯定的。还有生物农药是不是比农药贵?这也是肯定的。但是这里有个概念,就是说我们以什么样的东西为标准。如果以产量为标准的话,可能我们的投入是贵的,如果我们以品质为标准的话,这个产品所带来的品质价值,相比之下,相对较高的价格是合理的,甚至是超值的。

 第二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做有机产品很难?当我们用传统的农家思想去做一个有机产品的时候,它需要很慢的时间去首先恢复它的生态,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我来自中关村,中关村很多单位针对土壤研究和土地修复的研究,已经达到一个很高的阶段。但过去都是各自为政,在某一个点上发力,我们现在就要把它连起来,做整体解决方案,当技术顺利整合,成本就会必然下降。另外一个就是市场,很多人做有机产品,他只卖5%-10%,因为成本限制了需求,反过来又抑制了它的规模。这时候就需要用大数据和溯源系统,来找到最佳的供需平衡点,找到适度规模,使整体成本下降。


梁冬 正安中医创始人,前凤凰卫视名嘴、本次对话主持人

好,明白。谢谢于老师的深刻分析!

有一个困惑,我很想问黄惠勇书记。自从我做中医中药以后,有些朋友表示怀疑,认为不可信。我很诧异,中医不是中国瑰宝吗?我很热情做这件事情,但是有一群人天生就认为这个事情不靠谱。确实,在中医药发展过程中,会出现很多困惑和问题,也保不齐有打着中医幌子的人,利用国家政策和机会的窗口,做一些不靠谱的事情,影响了整个社会对中医药的信心。作为一个管理者,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黄惠勇 湖南省卫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兼中医药管理局局长

非常感谢主持人的提问!这个问题按照我过去的性格来说,我是不会回答的,但我现在职责所在,必须回答。

 我一路走过来,深深感觉到,中医这个学问也好、文化也好,有三个精神力量在支撑着它的发展。第一个是民族精神,第二个是国家利益,第三个是社会责任。中国人创造发明了中医,这个是对世界贡献,如果你中国人做不好,外国人做好了,你还是个中国人吗!我们中国人说,中医伴随着中国五千年文明走过来,为中华民族龙的传人的繁衍和繁荣昌盛做出了巨大贡献,如果传承到我们这一代,没了,这个社会责任,历史担当,担当得起吗?回到您刚才的问题,很多人说中医不科学不可信,这是个社会现象,不是个社会本质。社会现象为什么存在,西医治不好病也正常啊,为什么中医治不好病就被认为不行呢?

黄惠勇 湖南省卫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兼中医药管理局局长

 从印度文化、巴比伦文化、埃及文化,流传下来的医学文化还只有中医学这么完整,这么独特,这么被世界推崇,所以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所以,为什么我们的青蒿素,还有一些单味药的,比如青风藤、人参皂甙、天麻素等等,西方国家对单味药,是认可的。但中医最大的争议在复方,一包草药煎煮成一罐汤,或者是膏丹丸散,喝下去,就治好病,这个问题要解释非常困难,但是要证明,非常简单,几千年中国人就这么过来,能治好病。但要解释,分析,是一个不断探索的科学命题。

 对中医来说,讲求的是辨证论治,理法方药,君臣佐使,而不是单用一个指标、一个元素去治病,我们的辨证论治是建立在整体观上。有些人学一点皮毛,学识不够,见解不深,就去招摇撞骗,那不是中医。中医学从历史来看,它被证明是正确的;从现实来看,功效验证也是被认可的;从未来来看,从刚才我们的熊继柏国医大师,钟世镇院士的发言中可知,数字医学、信息医学乃至生命科技对中医药的价值发掘,也越来越展现出了它光明的前景,这个是不容置疑的。


梁冬 正安中医创始人,前凤凰卫视名嘴、本次对话主持人

     谢谢黄书记!高屋建瓴。

 小梁(我)七八年来,参加过各种中医药研讨会,这次是我们聊得最深入的一次,台上的四位嘉宾非常真诚的分享了自己深刻的观点。

 我学了中医以后,真正感受中医文化背后的力量和对生命尊重的智慧。我相信随着国家对建设健康中国的力度越来越大,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和我们视野